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倪萍儿子-旺角暴动喽罗在德国要到保护,成“难民”了

海外新闻 时间: 浏览:338 次

(观察者网讯)

因参加“旺角暴动”而倪萍儿子-旺角暴动喽罗在德国要到保护,成“难民”了被指控暴动等罪的“港独”分子黄台仰、李东升,2017年弃保逃跑。5月22日,两人倪萍儿子-旺角暴动喽罗在德国要到保护,成“难民”了被曝出已于上一年5月取得德国“难民保护”。

对此,香港不少声响要求特区政府就此工作向德国提出严肃交涉,有议员质疑德国政府保护暴力罪犯,是否意味其认同这种行径。

《纽约时报》22日援引黄台仰和李东升的话说,他们于2017年11月脱离香港前往德国请求“难民保护”,德国政府于2018年5月同意这一请求。

德国联邦移民和难民业务办公室上星期五(17日)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证明,上一年向两名来自我国香港的“难民保护”请求人供倪萍儿子-旺角暴动喽罗在德国要到保护,成“难民”了给了签证,但没有泄漏他们的名字。

另据英国《金融时报》报导,德国驻香港领事馆表明,他们“知道这两名香港居民现在在德国”,但无法供给有关这起个案的任何信息。

黄台仰(左)、李东升 图源:《金融时报》

黄台仰宣称现在发布音讯是要引起外界重视香港修订《逃犯法令》,不返港是因为担忧被移送给内地。《华尔街日报》称现在他正在德国哥廷根大学学习德文,未来将修读政治与哲学学位课程。

现年25岁的黄台仰是“港独”安排“本乡民主前哨”前召集人,27岁的李东升则是该安排成员王宝强的妻子,两人皆是“旺角暴动”的首要领导者。

2016年2月8日至9日清晨,在“本乡民主前哨”主导下,“港独”分子以支援无牌熟食小贩为由,在旺角主张暴动工作,期间纠合一世人任意打砸、燃烧公共设施,并与警方发生冲突,向其抛掷砖块、玻璃瓶等物品。

工作导致90名差人及35名市民受伤,也包含数名媒体工作者。警方共逮捕80男11女,最年青仅14岁,最年长70岁,至今共有29人被科罪。

“旺角暴动”期间,闹事者燃烧垃圾桶、损坏车辆 图源:香港“东网”

2016年2月,警方在逮捕黄台仰时,在其藏匿处搜出可制作炸弹的质料硝酸铵等大批化学品、53万港币现金、电磁炮、弹性警倪萍儿子-旺角暴动喽罗在德国要到保护,成“难民”了棍、面具、大麻等物品。

被捕后,黄台仰被指控煽惑不合法集结、煽惑暴动及暴动三项罪名,李东升被指控暴动及袭警两项罪名。

黄台仰之后以到会学术活动之名向法庭请求保释期间离港获批,他和同案被告、其时亦获准保释的李东升,于2017年11月到德国,自此隐姓埋名、弃保逃跑,被香港法庭和警方通缉,同案被告李倩怡则弃保逃跑至台湾。港媒本年3月报导,香港警方正向国际刑警安排求助,请求签发全球通缉令。

黄台仰与另一名“旺角暴动”喽罗梁天琦与警方坚持 图源:香港“东网”

针对两人被曝取得德国“难民保护”,香港特区律政司司长郑若骅22日表明,不会谈论单个媒体的报导,警方会就追捕被通缉的疑犯,做其应该做的工作。保安局局长李家超相同表明不谈论个案,他着重弃保逃跑者会被法庭通缉,法律部分需要用任何的合法方法去缉拿逃跑者,但弃保逃跑自身非可移送的罪类。

香港警务处则回应,因为案子已进入司法程序,不会作谈论,一般来说,警方会依据案子的状况,循不同途径清查在逃疑犯的下落,并将之缉拿归案。

香港各界促港府与德国交涉

曾任保安局局长的立法会议员叶刘淑仪认为,依据《日内瓦难民条约》,难民须有深入惊骇遭到根据宗教、种族、政见等理由的政治虐待,但她彻底看不到黄台仰及李东升面临政治虐待,因涉嫌犯暴动罪弃保逃跑的二人返港后会有公正审问,期望特区政府向对方提出严肃交涉。

她着重,任何人都不能以持某种政治定见为由,躲避法律责任。

民建联副主席、律师周浩鼎认为,德国政府在黄、李宣称受政治虐待的状况下给予难民保护,误导别人认为香港司法不公,损坏香港形象,特区政府有必要予以弄清,还香港司法系统公正、不容名誉遭到污蔑。

香港理工大学专业及继续教育学院讲师陈伟强主张,港府应提出强烈抗议,并与德国政府交涉推翻黄李二人的政治保护。他解说,旺角暴动触及暴力行动,二人触及的罪过并非朴实表达政治立场,有关行为不该姑息,不然随时成为坏先例,日后涉案人士自称因政治立场被控,随时可在外地落户移民。

经民联副主席、大律师梁美芬指出,黄、李涉嫌违法、暴力打乱社会安定,德国政府保护这样的人,担忧其别人有样学样。旅行界立法会议员姚思荣质疑,德国政府保护暴力罪犯,是否意味其认同这类行径,期望德国政府解说。

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。

声明:该文观念仅代表作者自己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渠道,搜狐仅供给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